小禾是维勇的床柱子

【维勇】关于胜生勇利最讨厌的那家玩具店(上)

超有趣的hhhhhhhhhh

雪羽_YukiHane:

玩具店老板兼塔罗神棍维克托X猪排饭餐厅员工勇利


喜闻乐见的神烦VS盐王


OOC和私设如影随形


 


 


“勇利,把这份套餐送到街对面的26号店铺去。”


 


从收银台上拎起刚打包好的、冒着半透白色实体香气的猪排饭套餐,胜生勇利推开自家猪排饭餐厅的玻璃门,一头扎进吹光了绿叶的寒风中。


 


这条街的26号店铺是一间不太大的音像店,店主是个一脸严肃的黑发青年,勇利进门的时候瞄了眼柜台上放着的一叠名片——“奥塔别克·阿尔京”。


 


虽说勇利给这条街上的各个店铺都送过餐,和诸位店主多多少少都能闲聊上几句,但唯独这位阿尔京老板,一直是一副紧皱眉头的苦大仇深脸,害的他一直找不到谈话的切入点。


 


所以每次给这里送餐都有一种迷之尴尬。说真的,阿尔京老板,您这样的表情是招揽不到生意的。


 


大气都不敢喘地收完钱,勇利迈着高频率的大跨步离开了音像店。


 


啪唧——灰黑色的美津浓运动鞋踩到了一小团色彩斑斓的塑料纸。抬头,两排整整齐齐的开业花篮在寒风中花枝招展。


 


此时吹来的凌冽寒风差点糊了勇利一身的拉炮彩纸。


 


原来前些天在装修的25号店铺今天开业了啊。


 


出于长期送外卖的习惯,勇利决定进去递个自家餐厅的外卖卡,顺便打个招呼认识一下店主。


 


推开玻璃门,门后的几串挂件用它们叮呤铛啷的欢快响声迎接了勇利。店内布置得相当干净利落,墙上全是摆放商品的木搁板,中间的台子上放着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偶。


 


勇利在店内走了一圈——手办,动漫海报,亚克力挂件,毛绒娃娃,各色桌游棋牌,目测是家玩具店。


 


然而店内并没有看到老板的身影,柜台后面倒是有一只好大的棕色贵宾犬朝他扑了过来,舔了他满脸口水,连带着眼镜也歪到了一边。


 


不得不说这只贵宾犬简直就是放大版的小维啊。——在贵宾犬的舔舌攻势下还有心情这样想的勇利先生,该怎么说你好呢。


 


“马卡钦快起来!这可是客人!”


 


这如同天籁之音的男声啊……应该就是这里的老板了吧。


 


马卡钦从勇利身上支起四条腿,黝黑的眼珠子看了看自家主人,毛绒绒的尾巴摇啊摇。眼前这副景象,你说是马卡钦先动的手都不会有人怀疑的。


 


一只能够让手控疯狂的手伸到了勇利面前,“抱歉,马卡钦没吓到你吧。”


 


被这般能够令人耳朵怀孕的声线安抚着,勇利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


 


十分干爽、温暖的手掌。


 


顺着力道站起身,勇利第一反应是扶正被马卡钦弄歪的眼镜,第二反应是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对方那只漂亮的手又伸了过来,递过来几张纸巾。


 


勇利一时半会没转过弯来,发着愣,那只手就自顾自地帮他擦起了脸。


 


……有一种五官在遭受蹂躏的感觉。


 


似乎是觉得还没擦干净,对方又从臂弯抱着的纸巾盒里刷刷地抽出几张纸,准备继续蹂躏他的脸,被终于转过弯来的勇利制止住:“Stop,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其实勇利乍一看还以为这个店老板有两只贵宾犬——他怀里的纸巾盒长得和小维一模一样。


 


想到小维,勇利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悲痛万分。


 


两个月前,对,就在还没入冬的时候,陪伴他七年的小伙伴撒手狗寰了,留下他在人间彷徨。勇利那会儿伤心得小心脏哇凉哇凉的,连着送错了半个月的外卖。


 


要不是看在多年吃猪排饭的感情上,勇利早就因为客户投诉而被家里罚一个月不许吃猪排饭了。


 


“……老板,这款纸巾盒店里有卖吗?”


 


人们都说睹物思人,看到这个纸巾盒就想起爱犬的勇利现在十分想来个睹物思狗。


 


“嗯……目前店里没有货哦。”


 


“那你手上这个可以卖给我吗?”


 


勇利努力睁大着眼睛死盯着这个店老板——有着银色短发、蓝色眼睛和一脸欧气的高大男人。高大男人愣了愣,食指有些卡顿地点在下巴上思考了几秒。


 


“这个纸巾盒跟了我好几年呢,你不嫌弃吗?”


 


“……”既然你都说用了好几年了,那咱们的五好青年勇利君也就不好意思再坚持要买了。


 


“倒是可以从国外订货,不过要下个月才能到哦?”


 


“那……那算了吧……”


 


国外来的东西啊……那一定很贵吧……勇利垂头盯了会自己的美津浓运动鞋,决定忍下悲痛,回去当一个安静的外卖小哥——他终于想起自己推门进来原本是要干什么的了——


 


“啊对了……那个,我是街对面那家餐厅的,我们家的猪排饭非常好吃,是做了十几年的老字号店铺,这是我们的外卖卡,想吃的话随时可以拨打上面的电话订餐,很快就能给您送到。”


 


背书一般地讲出在舌尖复习多年的台词,秀气的双手向前递出一张样式花哨的卡片。银发男人眨了几下眼睛,用食指和中指把卡片夹了过去。


 


“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三周前从俄罗斯搬过来,emmm……よろしく*?”


 


对方带有战斗民族鲜明特色的弹舌音令勇利扑哧一笑,对这位友好的玩具店老板好感度+10点。


 


“这个,”维克托朝着勇利摇了摇手里抓着的棕色贵宾犬纸巾盒,耷拉在纸巾盒身侧的四条短腿甩过来又甩过去,“不要吗?你看它这么可爱,上面的绒毛非常舒服哦。”


 


勇利摆了摆手,拒绝X1。


 


“今天订货下个月就能到了诶,真的不要吗?马卡钦也希望你买哦。”


 


勇利低头看了看在他脚边扒裤管的马卡钦,抬起脚轻轻地甩开这只会摇尾巴卖萌的贵宾犬,拒绝X2。


 


“你看这款纸巾盒,做工精良,以假乱真,不仅能抱着取暖还能在你伤心感冒的时候给你最需要的纸巾,你真的不考虑买下来吗?现在下定金我还能给你免邮哦。”


 


“诶?我……这个……”等一下,他是不小心进了购物频道吗?


 


“买嘛买嘛,价格又不贵,原价才4100日元,我再给你打个折,3600日元就能把它抱回家了哦。”眼前这个看起来比他年长几岁的银发外国人嘟着嘴撒起娇来……居然有种莫名的可爱?


 


……他胜生勇利赌500日元,这家店以后的生意一定是靠老板这张脸来维持的。


 


转身,开门,跑路,拒绝X3。


 


 


今天的真利也和往常一样,在收银台边喊勇利过来,去给客人送餐。大致看了一眼,今天的订单好像比昨天多了一份。


 


“昨天25号店铺开张了,勇利去打过招呼了没?”真利头也不抬地敲着收银机上的按键,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香烟。


 


“去了,店主是个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啊,人怎么样?”


 


“嗯……还好吧……”很难用一句话描述呢,从正常人一秒无缝切换到推销员什么的。


 


垂着眼推开门,勇利又一头扎进了寒风的怀抱中。今天的风好像比昨天大了些呢,这条街上逛街的人比昨天少了不少——


 


呸。


 


全都挤在25号店铺里看帅哥老板顺便挤暖呢。


 


勇利推开门的时候,眼前完全就是一副人头挨着人头的生意火爆样。他艰难地护着餐盒挤到了柜台,却欲哭无泪地发现挤不出去了。


 


讲真,圣诞节前的大采购都不带局部人口密度这么大的。


 


柜台后的那位俄罗斯帅哥忙得像个在原地打转的陀螺,勇利手里的猪排饭一直在他身后散发着诱人的信息素,也没能换来他看向这边的一眼。


 


勇利清了清嗓子——“咳咳,那个,维克托老板——”


 


“嗯?有什么事吗?”被叫到名字的人飞快地扭头朝他看了过来,手上给商品装袋的动作丝毫未乱,“哦对了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先来帮我一把。”


 


什么什么?“What?”语速太快了能不能麻烦您再说一遍?


 


“Help me!please!”


 


勇利曾经以为,用外出送餐来取代收银工作,他就再也不用去收银机前呆到腰酸背痛膝盖疼了。然而今天的事实证明——


 


啪。


 


是他天真了。妈的,脸疼。


 


不过在日落西山时,娴熟稳当的打包手法得到了正往嘴里扒拉猪排饭的银发店老板的称赞(真可惜他没能在趁热时吃掉),并且在餐费之外还收到了今天的兼职工资。


 


“是叫做勇利对吗?有空的话偶尔过来我这里兼职怎么样?”


 


“诶?可是我已经是在帮家里工作了啊。”


 


“偶尔在客人多的时候过来帮我一下也没关系的吧?勇利那边没什么订单的时候也可以过来嘛,啊sorry我没有祈祷你们家生意不好的意思,就是……总之,勇利你有空就过来嘛,我一个人在这里非常寂寞呢。”


 


“每小时950日元怎么样?觉得不够的话那就加到1000日元好了。”


 


“还是说……”维克托朝着勇利的方向走了一步,在拉近两人距离的同时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后者的下巴,湛蓝色的眼眸里盛满盈盈笑意,“……要加上我的肉体?”


 


手动再见。


 


勇利光速逃离事发现场。


 


玻璃门以门轴为圆心左右摆动了几下,发出了几声吱呀声响,像是在摇头晃脑地对维克托发出嘲讽。


 


 


“勇利,25号店铺点的餐,快点送过去。”


 


“……真利姐,这份你帮我送吧,我帮你看着柜台。”勇利摘下眼镜,往镜片上呵了口气,然后用衣服下摆擦了擦。


 


“然后像两个月前那样连续搞错20单?说什么傻话。”真利抬起半开着的眼皮瞄了勇利一眼,“快去。”


 


“是……”


 


试问,当一家店的老板每次见到你都要巴上来强行推销,你还会乐意去那家店吗?


 


反正胜生勇利是不会。


 


更别提这老板还是个开放的外国人。


 


比如……


 


“勇利,要不要来一盒国际象棋?送合照机会一次。”


 


不了谢谢你每天对我们家生意的支持,天天都能见到的人还有什么合照的必要吗。


 


“勇利,你看这个新到的Chihoko抱枕,很有这里的本地特色哦,买一个回去吧。”


 


不用,我们家有好几个这样的摆件,你信不信我还能给你摆出那个姿势。


 


“勇利,这对亲吻小熊有没有超可爱?我不介意跟你一起做这个动作哦,只要你买的话。”


 


就没见过像你这样用节操做生意的。


 


那么今天会给他推销什么呢——


 


“啊勇利你来了呀,呐呐快看这个,UNO牌的YOI合作款,是不是很棒?来一盒吧,+20超级爽的!”


 


勇利一脸懵逼:???哪来5张???“……老板你可能进的是假牌。”


 


“唔……”维克托鼓起两边脸颊,看上去像条气鼓鼓的金鱼(勇利觉得这人的实际年龄只有身份证上写的十分之一),“勇利都来这么多次了,一件东西都没买过呢……”


 


“因为都不太需要啊。”他们胜生一家可没那么多时间玩这些桌游,真利姐也早就过了热衷毛绒娃娃的年龄。


 


“那勇利要不要买我回去呢?”


 


“哈?”勇利用食指挠了挠耳后,对维克托刚才话予以幻听处理。说实话,连着给这么奔放的外国人送了一个星期的外卖,他已经锻炼出一定程度的免疫力了。


 


“勇利,考虑下我吧。”身高一米八的英俊外国人扑闪着pikapika的蓝眼睛,兴奋得十足像个发现了新奇事物的孩子,嘴巴张成了一个十分标准的桃心型。


 


在刚才的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带起一种电流穿过般的麻痒感,电得勇利耳垂一红。


 


——怎么这么帅气的人笑起来……可以这么可爱……


 


“你别看这家店规模不大,我的存款可是有不少哦,把我买回去可以包你衣食无忧,每年还能出去环游世界。”


 


这人居然还推销起自己来了啊……


 


 (*:日语的“请多指教”)


 


 


TBC


梗整理自UC总部的太太们被各路神烦导购员推销的切身经历


鸣谢情节素材提供: @木姜子  @景华  @小禾是维勇的床柱子 


后续鬼知道什么时候【葛优瘫.jpg】

评论

热度(264)